頂部
您現在的位置:烈火彩票>> 專題報道>> 勞模風采>> 文章報道
【勞模風采】累倒在工作岗位的安监人
——記市行政服務中心安監局窗口副科長周蕾
作者:陈立华 周文硕 李亚强來源:湛江新聞網發表時間:2017年04月27日

 

周蕾倒在了工作岗位上。 记者 杨迅 摄

    湛江日報記者陳立華 周文碩 李亞強

    如果能休息一下,如果她不要那麽拼,也許不會累倒在工作崗位。但是,她沒有這樣做,仍然帶病堅持工作,最後永遠離開了人世……4月17日,市行政服務中心安監局窗口行政審批科副科長周蕾突感身體不適,原本計劃送完卷宗再去看醫生,不料卻因心髒病突發,倒在了工作崗位,工作到了最後一分鍾,年僅48歲。目前,市直工委、市安監局、市行政服務中心均表示,將把周蕾樹立爲典型,號召單位全體員工向她學習。

    始終把群衆的事當作大事

    “她這個人始終把群衆的事當作大事,而把自己的健康當作小事。上午9點左右我們一起打掃完衛生,她說心口不舒服,有點累。我建議她先去看醫生,她說等下午將卷宗送回局裏後再去。”周蕾在市行政服務中心的同事余湛影回憶說。平時爲了不延誤群衆辦證,周蕾都會盡快將卷宗帶回局裏與同事交接。當天午飯時,余湛影邀請周蕾一同吃飯,周蕾稱身體不舒服吃不下,余湛影又想給周蕾削一個蘋果,周蕾也拒絕了。

    當天下午2時40分許,有電話打到服務窗口前台尋找周蕾,余湛影到後台呼叫。轉身一看,周蕾倒在地上,臉色蒼白。“我叫喊了幾聲,她沒有反應,我馬上通知其他窗口單位的同事。”

    不久,市第一中醫院及解放軍四二二醫院的醫生相繼趕到現場搶救。市安全監管局安全監管一科(行政審批科)的謝華彪接到電話後也立即趕到現場。“我看到兩名醫生在搶救,周科的手臂很蒼白,胸前還戴著黨徽。”謝華彪說。

    隨後,家屬也趕到現場。3時15分許,市安全監管局局長彭功稠等多位領導相繼趕到現場,指示要不惜一切代價搶救病人,並安排人員做好配合工作。

    4月17日下午3時40分許,醫生宣告搶救無效,周蕾因心髒病突發離世。

    連續三年被評爲市標兵窗口單位

    市安全監管局主要負責危險化學品、煙花爆竹、非煤礦山等企業安全生産監督管理工作。市行政服務中心安監窗口主要面向我市上述企業、人員辦理安全生産許可證件審批的受理和發放工作。這裏是我市企業辦理安全生産相關證件的第一步,也是發放證件的最後一步。

    市行政服務中心督查科科長朱平成告訴記者,周蕾工作敬業,從不遲到早退,服務態度又好,在服務中心工作期間,多年來一直保持“零投訴”記錄。雖然窗口工作忙碌,壓力大,但在周蕾的帶領下,2014—2016年,安全監管局行政服務中心窗口連續三年被評爲湛江市標兵窗口單位,周蕾也連續三年被評爲優秀窗口工作人員。這一表現在整個行政服務中心都堪稱“勞模”。

    谢华彪说,周蕾时刻为企业、为群众着想。遇到沟通困难的群众,她从不发脾气,耐心向群众解释。为了方便群众办事,周蕾还牵头制作印发了“辦事指南”。记者在窗口看到,一叠叠“辦事指南”整齐地放在台面。

    在行政服務中心國土資源局窗口辦公的朱曉虹是周蕾的好朋友。朱曉虹說,涉及跨部門的業務,周蕾會毫無保留向他人分享工作經驗,並探討如何解決群衆跨部門辦理業務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除了做好自己的窗口工作,周蕾還喜歡幫助其他窗口的同事。”市住建局劉曉建科長說,此前,住建局要給港務局1000多名退休職工辦理職工住房補貼,突然間工作量大增。“周蕾知道後,主動跑來幫忙指導排隊、派號、幫老人家填報,其他行政窗口的同事看到了,也都跑來幫忙,我們的工作才得以順利完成。”

    計劃陪女兒旅遊卻成爲未了的心願

    劉曉建科長曾是周蕾在行政服務中心的鄰窗同事。雖然劉曉建半年前調離行政服務中心,但和周蕾平時仍有聯系,彼此交情不錯。他告訴記者,周蕾在行政服務中心是一名友善的大姐。事發當天,下午2時37分,周蕾還給他發了問候信息,而自己也在2時51分回複了信息,之後周蕾則遲遲沒有回複。沒想到,4時許收到行政服務中心一名同事發來信息稱“周蕾走了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舒服可以請假啊,但她還是堅守在崗位上。知道的那一刻,非常突然,讓人悲痛,”劉曉建說話間,忍不住用紙巾擦拭眼淚,“不久前,我一位好友因癌症去世,周蕾開導我說,人生無常,無需悲痛,如果有一天她走了,叫我也不要悲傷。”劉曉建告訴記者,周蕾的身體不太好,曾經做過心髒手術,但平時周蕾是特別樂觀的人,在她的朋友圈極少見到負能量的信息,工作之余愛做糕點和大家分享,或者到公園散步慢走。“她對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很好。”劉曉建說。

    “我剛來窗口上班時,很多業務不熟悉,周蕾不厭其煩地在一旁指點,還教我遇到不懂的問題要做好筆記,認真總結。周蕾不僅是我的上司,也是我的導師。周蕾的女兒在中山大學讀書,前段時間,周蕾說怕今後沒有時間陪女兒,計劃今年6月份與女兒外出旅遊。”談到這裏,余湛影淚流不止,“可惜這個心願她永遠也無法完成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關閱讀
    沒有相關內容